招行离冬天还有多远|宜利跬步集

一名招行员工在招商银行内部交互平台蛋壳发文

《招行离冬天还有多远 》

如果不出所料,我们的半年报会依然亮眼,又将成为行业标杆得到媒体宣扬。但根据个人观察及与周围同事的交流,明显感觉招行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。

危机来源于缺乏危机感,自媒体热衷报道招行模式,我们也陶醉其中,看不到形势变化。银行没有专利壁垒,没有供应链璧垒,几乎没有品牌壁垒,只有一点“特许经营权”可凭依,也被互联网金融肢解得七零八落。之所以暂时还能舒服赚钱,是因为:1、支付宝一代还没有成长为社会中坚力量;2、企业金融整体上还没有实现数字化。两个条件再过几年就不复存在了。就眼下而言,BAT和大行用B2B2C模式接触零售客户时,招行对公业务这个薄弱环节一旦攻破,零售优势也将无险可守。过去几年,全行业转向以零售为中心,建行、平安在场景端高歌猛进,但我们对周遭变化似乎不太关心,认为大行体制僵化、平安急功近利,有几个人了解对手的真实战力?商场如战场,多少领袖般的企业一步走错,两三年后就被按在地上摩擦,下一个会不会是招行?

很多人还认为银行旱涝保收,历史早就翻篇了。银行在业务层面不存在核心竟争力,有什么业务别人做不了呢?你有系统,别人可以买;你创新业务,过几个月别人就抄走了。金融业务主要是同质化的简单业务,只不过诱惑很多、风险很大,所以要牌照管理一这就决定了,银行的核心竟争力来自“不作死”,耐得住寂寞、忍得住诱惑,坚持做正确的事,等同业动作变形了摔跤了,你就熬成了冠军。“不作死”的能力实质是组织能力,组织能力来自人的行为,人的行为来自文化价值观和激励机制,它持久地鼓励好行为、惩罚坏行为。从当年咖啡牛奶、穿州过省,到零售服务体系建立,既是战略的正确,更是落地层面组织能力的胜利,是文化价值观和激励机制的胜利。

我认为冬天即将来临,是因为已看到文化价值观的劣化和激励机制的僵化。某App事件涉案金额不高,但卷入员工、客户,从根子上动摇信念,还给外界留下一昧抵赖的印象,堂堂“零售之王”颜面扫地。ETC错失先机,3月份就有网友指出无感支付思路的漏洞,部门回复却看不出反思、吸收,只管讲自身逻辑,如今再推ETC已难服众。悦跑圈本意很好,却没有考虑到政策的连锁反应,一旦排名就会引发各机构的竞争,进而下任务下指标,又使得造假成风,诚信为本的金融机构集体摇数据,是何等的“破窗效应”。今天基层一线的嘲讽、反抗,无不反映出组织能力已经显著折损,暂时不会影响财务数据,但比财务损失可怕100倍。

招行的战略机遇期是财务面带来的,如果财务面的乐观使我们丧失了危机感,丧失了组织变革的动力,丧失了重塑文化和激励机制的决心,那么未来三年很可能成为招行“失去的三年”。爬得越高、摔得越惨,吹捧招行的自媒体,到时会黑上加黑地讲述我们的失败。

看了几个微提案,总觉得没打到七寸。今天的解决方案如果不震撼(甚至对某些人是震慑)到人心,不调整激励机制,难以见效;但以若以“系统工程”大而化之,也将无从落地。所以我们要找准方向,尽量用简单可重复的工作来解决问题。谨以有限见识提两个不成熟的建议,抛个砖,至于可行性、实施后可能的连锁反应,请大家一起探讨。

1、研究失败

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《倒下的14秒,日本人研究了1年》,介绍一部NHK的纪录片,研究日本足球在俄罗斯世界杯上兵败比利时的最后14秒,每个时刻球员怎么想、教练怎么讲、怎么跑位、怎么传球、怎么丢球...

我们现在特別需要这种自我剖析精神。做金融,只要不犯大错、少犯小错,就能跑赢别人;少犯错,就要研究错是怎么犯的,承认失败、正视失败、讨论失败,才能从失败中学习。既研究自己的失败,也研究别人的失败,再反躬自省,确保自己不作死。现在别说研究失败,就连悦跑圈排在别的机构后面都受不了,心灵这么脆弱,林黛玉上前线,怎么打仗?

我理解蛋壳出世就是为了直面问题,直面失败。现在看来效果还不够。建议开专栏。大家一起来讨论失败、分析失败。失败是正常的,面对失败的态度比失败本身更重要,都失败了还不能给组织贡献点经验教训吗?都说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,实际上能“知己就不错了,实在研究不了自己,研究别人也行,互联网这十年尸骸遍野,随便拎几个出来都有震撼作用。谈失败谈多了渐渐脱敏,心理强大了,也就更敢于剖析自己,这不比研究猫次元更有意义吗(不是说猫次元写得不好哈)?

2、总行关键岗位推行价值观考核

古代打仗先算“道天地将法”,道就是得人心,那至少要保证关键岗位都是价值观OK的人。不能因为价值观考核做起来费劲,就不考核了,眼睛捂起来问题就会消失吗?既然要上互联网战场,就要研究阿里等互联网公司的考核方式,确定招行的办法。价值观考核应该是基于行为的,比如考核协同、考核担当,被考核人要讲清楚这个考核周期里做了些什么,在KPI外帮别的团队做了什么事,取得什么效果,做过哪些有风险的决策,是否开诚布公地分析过自己的失败(这也是担当)。别人地可以举例反驳你。它未必和薪酬挂钩(也许应该挂),但必须和晋升挂钩。一个价值观错误的人晋升到管理岗会对组织造成数倍的伤害,业绩再好也补不回来。阿里一年四次考核,有人觉得形式主义,马云说,人一年有四次帮助别人,总比次都没有好。再说,价值观从行为开始做着做着就成了习惯,就入了人心。

什么是关键岗位?这个要专门研究,个人想法是总行定政策、管准入等权力岗位的主管,辐射影响大,又直接面对基层员工。员工骂招行,七成原因都是骂自己的主管,只要“十夫长”们得人心,招行的价值观大盘就不会出问题。做成熟了,可以向其他岗位和分行推广。

先提这两个感觉好操作的,其实还有别的想法,比如内部腐败案子要全行通报等,不知道条件是否成熟。兵法说了,十杀其一三军听令,十杀其三威震敌国。组织不清理腐肉,就是对正直员工的伤害;组织捂着清理腐肉,就没有警示意义。公开处置一人,能挡住上百双不干净的手。

好的价值观会促进机制优化,好的机制又会塑造好的价值观,保护干部员工。芒格认为,收款机大大促进了商业道德,而有的制度容易造假,就诱发了人性坏的一面。我们能不能多一些类似“收款机”的制度,少一些让人在办公室摇数据的制度?

最后想说,虽然我觉得眼下很危险,但内心仍然相信我们会成功渡过,因为周围的同事都心怀改变动力。希望本帖的讨论不要光顾着吐槽、抱怨,而能冷静地分析问题,基于现实来解决问题,在危机感中保持乐观。

想问小伙伴们一个问题:你觉得我们还有哪些“简单而正确的事”没有坚持做?

为什么下午2点55分不要出门?|宜利跬步集

万维钢在【精英日课】解读过一本书叫做「when」,提到:

英国交通部门统计,一天24小时中,最容易因为犯困而导致交通事故的,一个是凌晨2点到早上6点,另一个是下午2点到4点。

事故高峰的精确时间是下午2点55分。

这本书当然不是讲交通事故的,讲的是时机。

比如分析了2600通电话会议之后,建议你应该上午开的电话会议,人们说话用词更正面,下午开,用词就会更负面。2011年针对240万twitter用户做的研究,根据他们发的5亿条推文分析,早上七八点是个情绪高峰,之后人们情绪慢慢回落,5点左右到最低潮,到了晚上人们的情绪又开始回升,午夜达到一个高峰。上午考数学成绩更好。针对9万台手术统计发现,早上9点做手术,麻醉师犯错的可能性是1%,下午4点犯错达到了4.2%,四倍的差距。简而言之,一日之计在于晨。

文章有个重要的方法论是精确休息法。简单,易执行,容易量化。大家瞧瞧

午睡的方法:

  1. 先喝杯咖啡,其中咖啡因的含量应该是200毫克。睡之前喝是因为咖啡因进入你的血液循环正好需要25分钟,喝完咖啡马上睡,25分钟之后醒过来咖啡因开始发挥作用,醒D醒D.
  2. 手机设置25分钟定时.
  3. 开始睡
  4. 25分钟一到马上起来。用5分钟睡着,20分钟小睡。小睡没有睡眠惯性,醒过来马上就特别精神。
  5. 最好下午2点55分睡。回到开头的数据:英国交通部门统计,一天24小时中,最容易因为犯困而导致交通事故的,一个是凌晨2点到早上6点,另一个是下午2点到4点,事故高峰的精确时间是下午2点55分。

定时的短休息:

  1. 研究说最佳间隔时间是每工作52分钟休息17分钟,这有点类似读书时上课50分钟休息10分钟
  2. 休息这几分钟,建议散步,或找人聊天,户外比室内好。
  3. 看电影,看书,玩手机是消耗,不是休息。

休息好了,能够更好的奋斗。When这本书作者Daniel Pink,全称是when,the Scientific secrets of perfect timing.感兴趣的人可以去找来看看.

今年该不该买5G手机|宜利跬步集

为了彻底搞懂今年买不买5G手机,专门听吴军博士讲5G。
他说:如果你真买了一个5g手机,可能明年你就得把它扔掉。因为新的标准出来之后它可能不兼容。

买不买手机是开个玩笑。手头松就买了提前体验,手头紧就看看。如果是从业人士,那还是买吧,在实际场景使用中才能更理解技术。
我们了解一下吴军作为技术+投资人士如何看待5G。以下是课程的一些观点案例摘录,供大家参考:

  • 从理论上讲,4G每平方公理只能支持10万台设备。如果万物互联(IoT)普遍发展,这种多设备同时上网的情况,4G是难以满足的。
  • 一项技术能否被应用,并且在商业上获得成功,不仅取决于当下和近期可预见的需求,更取决于它能否符合用更少的能量传递,处理和储存更多信息这个商业发展的轴心趋势,如果符合,需求甚至会被创造出来。
  • 技术的发展有时要比我们想的快得多,比如从1952年IBM第一台商用计算机诞生,到1959年计算机用于飞机订票,只有7年多时间间隔,而从2003年kddi推出3G服务,到2007年-2008年苹果和Google让移动互联网普及,只有4,5年时间。
  • 5G让互联网和通信网络真的融合了。这可能也会促使着两个行业的融合。5g会让很多技术落地,比如无人汽车,全息通讯等。
  • 在一个商业环境中优化得非常适应环境的公司基因,很难在另一个生态环境中重新适应和发展。这就如同习惯了暖湿气候的恐龙,很难适应没有了植被覆盖的冰河时期一样。
  • 今后从第二代互联网发展到第三代万物互联,情况也是类似。在今天第二代互联网,也就是移动互联网光鲜亮相的企业,未来的命运如何,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  • 对于大部分人,我倒觉得机会在于变革时的洗牌。。。。当然这种说法有一个前提,就是整个市场需要变大而不是变小。
  • 第一代互联网,整体的市场规模只有大约10亿台联网设备,当然主要是个人电脑(pc)和少数的服务器。2011年是全世界PC机出货量最高的一年,也不超过3.65亿台,以后一直在下滑。
  • 第二代互联网,移动互联网,市场规模大约是30多亿部手机,2017年的下半年到2018年的上半年,出货量达到高峰。2018年全世界只能手机出货量达约是14.4亿部。
  • 那么第三代互联网,也就是IoT的规模有多大呢?从上网的设备数量来看,目前最保守的估计是500亿台设备,。。。这么多设备是4G不够用的原因,也是商业的机会所在。
  • 控制产业的是把控操作系统和核心芯片的企业,接下来是设备制造商和软件开发商。每一代互联网,上述位置中的主要企业都会更换,这是由单位能量传输,储存和处理更多信息的要求决定的,也是由公司的基因决定的。在未来也是如此,为了适应IoT的发展,需要新的芯片技术和操作系统。
  • 2018年全世界互联网企业的收入大约是4千多亿美元,当然对于电商公司和滴滴这样的公司,只计算了互联网平台产生的收入,而非总的流水。相比之下,电信产业的收入则要高得多,接近4万亿美元,差了快一个数量级。
  • 需要说明的是,google一家企业占了互联网收入的30%左右,加上亚马逊,阿里巴巴,腾讯和Facebook等七八家大企业,占了全世界互联网产业的八成,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互联网行业创业通常挣不到钱的原因,因为市场规模不够大。电信产业相比之下就大得多。但是电信产业由它自己的问题,就是没有增长。
  • 那么将来有了5G和IoT之后,市场规模能够有多大呢?最保守估计,到2030年,可以在今天互联网和电信市场规模的基础上翻一番,也就是说达到8万亿美元以上(注:包含互联网和电信市场)。
  • 5G和IoT会给所有人带来福利吗?从享受产品和服务来讲,答案是肯定的。但是从就业来讲,一定有很多受害者,比如说不接受产业融合的人/。(注:互联网和通信产业融合)
  • 有没有什么办法真的在当时能够判断清楚该怎么选择?(注:邮电分家选邮政or电信,电话和移动分家),有一条线索可以供大家参考,就是考虑信息和能量的关系。邮政这件事,单位能量传递的信息最低,邮递员跑半天,消耗那么高的能量才送一封信。。。。因此,在5G时代,大家不妨利用能量和信息,考虑一下自己未来的选择。
  • 我并不是说需要每个人都从事IT行业,而是说大家需要想一想自己的工作如何借助这些技术的势。
  • 美国移动通信运营商Verizon把5G应用概括为了八大模块,分别是 节能,(人的)跟踪,移动大数据,IoT,实时服务,商业系统升级,高速网络应用,高可靠性网络应用。
  • 三个特点判断5g技术的真伪:宽带大速度快,高可靠低时连接,支撑海量并发设备。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测试的结果和商业运行的结果是两回事,我们能够得到的是后者。
  • 5g的设想最早是在2008年由美国提出来的。
  • 主管标准制定的机构叫做3GPP,成立于1998年,最初只是为了各国协调3g通信标准的组织,后来就负责其历代移动通信标准的制定了。
  • 在目前的第15版R15中,很多技术细节还没有细化,3GPP还正在讨论第16版标准R16的内容,R16可以看作是5G最终版本标准,等到它完成并冻结之后,5G最终版本标准才完全确定,预计时间为2020年3月。
  • 邬贺铨院士估计,中国完成5G的建设,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,投入1万亿以上的资金。
  • 5G方案中,有两个阵营,分别以华为和高通为代表。华为提出的5G方案是在6000兆赫,也就是wifi之上。它的好处是技术简单,能较好地利用4G资源,绕过障碍物的能力强,但是带宽窄,速度受限。华为这个阵营里唱主角的还有英特尔和诺基亚。目前华为在中国试验的5G NSA(非独立组网),就是基于6000兆赫频率,和4G相结合的过渡型5G.
  • 高通提出的方案则比较跃进,直接上到28千兆赫的频率,这样的好处是和目前所有的无限通信都不可能打架,而且带宽可以扩得非常宽。但是技术复杂,特别是要考虑无线电波的反射效应,而且传输距离短。但是传输距离短也有好处那就是基站可以建设得很小,很密集,辐射反而小,美国的一些城市决定采用这种方案。
  • 邬贺铨院士也承认,未来中国5G还要采用28千兆赫(即所谓的毫米波)频段,当然,这里面有很多利益要协调,特别是那个频道上的频率已经预先分配给其他用途,里边有些部门利益等问题,需要政府来解决。
  • 今天,谈论谁的方案更好,其实意义不大,因为标准中很多细节没有确定,需要等到明年标准确定了再说。
  • 今天实施5G建设的,都是抢跑者,如果你真买了一个5g手机,可能明年你就得把它扔掉。因为新的标准出来之后它可能不兼容。
  • 目前全世界真正决定建设5G的电信强国,只有中国,美国和韩国。
  • 华为的优势是全面,首先在于通信设备制造,基站建设,手机和芯片制造商,其次才是标准上。但是5G的标准不是中国一国说了算,更不是华为单独拥有一套标准。华为的同盟军是诺基亚和英特尔,作为利益交换,它也需要分给他们足够的利益。华为在标准上的优势是,它拥有很多5g要用到的技术的专利,并且在制定标准时,让标准中的很多方案必须用到它的技术。
  • 另一个主要的技术贡献者是高通,目前中5G手机芯片上,高通并不比华为落后。另外第三个明确要启动5G移动通信的是韩国。高通虽然设计芯片,但是本身没有生产线,5G芯片的制造还要依赖三星或者台积电,而三星在5G技术上依赖于高通。它们在5g时代是否会联合,还不得而知。
  • 在5G时代,哪一家设备制造商最后能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,还要看运营商的态度,毕竟它们是出钱的人。全世界用户超过5000万的运营商有24家之多。
  • VR的三大技术问题:信息传递速度不够快,传VR影像需要多高的传输率呢?通常认为至少需要高清(1080P)视频的20倍左右(至少要10倍),这样看到的画面才连贯,而5G的传输率就恰恰能够满足这个要求。接下来的问题就是,当信息传输过来,VR设备的处理器能否复原出图像,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,就算有了5G也帮不了VR多大忙。今天VE还遇到一个根本性的障碍,它是无法单独依靠网速和处理器速度解决的,就是在没有反馈的情况下,快速变换的场景总是让人头晕。好的VR需要和可穿戴式设备结合,那就能够彻底解决头晕的问题了。
  • 增强现实AR,是将虚拟的场景(物体,图片或者声音)叠加到现实的环境,让你看到比真实世界更丰富的场景。3D全息成像的数据量是巨大的,因为它比图片毕竟多出了一个维度,如果做一个有高清电视分辨率的3D全息成像,一秒钟的数据量是450亿个像素,而高清电视同样时间大约只有1亿像素。因此5G让实现3D全息成像成为可能。
  • 重点抓住 能否用更低的能量传送更多的信息。